侯富儒的博客
他的博客

圣索菲亚大教堂

分类:一带一路参考  人气:353  评论:28  时间:2020年7月13日

土耳其宣布将圣索菲亚大教堂改为清真寺,引发欧美俄众怒

2020-07-12 22:41:03字号:A- A A+来源: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 齐倩】

自埃尔多安执政以来,土耳其在国际舞台上频出“狠招”。出兵叙利亚、干涉利比亚……土耳其多次以实际行动宣示自己“地区强国”的地位。

本周,埃尔多安又宣布了一件极具历史意义的大事,直接点燃“火药桶”。

7月10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正式宣布,位于伊斯坦布尔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将于7月24日以清真寺的形式重新向穆斯林开放,并将圣索菲亚大教堂的管理权移交给土耳其宗教事务国家委员会(Diyanet)。这一举动引发美国、俄罗斯、希腊、法国等国的不满。

圣索菲亚教堂于1934年被改建为博物馆,1985年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表示,她对土耳其没有事先与联合国文化机构对话的情况下做出的决定“深感遗憾”。方济各教皇12日对圣索菲亚大教堂改建成清真寺一事“深感悲痛”。

对于来自国际社会的种种压力,土耳其的态度非常明确——如何处置教堂是土耳其的内政。埃尔多安11日在电视会议上敦促世界各方尊重土耳其的决定,并表示自己的决定是在代表国家行使主权权利。

法新社、英国广播公司(BBC)等外媒分析,埃尔多安此举是为赢取国内民族主义选民支持,并趁机转移民众对因新冠疫情造成的经济损失的注意力。

上月,土耳其一民间团体向土最高行政法院“国务委员会”请愿,想将伊斯坦布尔的圣索菲亚大教堂改回清真寺。“国务委员会”当天宣布将在15天内作出裁决。

不久后,土耳其最高行政法院撤销了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博物馆地位,为其重新成为清真寺扫清了道路。随后埃尔多安签署了一项总统令,将其管理权移交给土耳其宗教事务国家委员会(Diyanet)。

据法新社11日报道,7月10日,埃尔多安在向全国发表的讲话中说,圣索菲亚大教堂的第一次穆斯林祈祷将于7月24日举行。他说:“如果真主允许,我们将在7月24日一起进行周五祈祷,并重新开放圣索菲亚大教堂进行礼拜。”

他还保证,届时大教堂将向所有人开放大门,包括非穆斯林。“像我们所有的清真寺一样,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大门将向当地人和外国人、穆斯林和非穆斯林敞开。”

土耳其此举惹众怒: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基督教社会纷纷谴责

圣索菲亚大教堂在近1000年的时间里一直都是世界最大的基督教堂。直至1453年,奥斯曼人攻占君士坦丁堡,随后将其改为清真寺。1934年,奉行世俗主义的现代土耳其国父凯末尔将这座建筑又改为博物馆。早在埃尔多安做出正式决定前,希腊等相关国家就奉劝土耳其谨慎行事。

希腊总理基里亚科斯·米佐塔基斯(Kyriakos Mitsotakis)表示,希腊“强烈谴责”土耳其这一决定,称它“不仅影响希腊和土耳其之间的关系,也影响土耳其与欧盟、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以及整个国际社会的关系”。希腊文化部长莉娜.门多尼(Lina Mendoni)则称:“埃尔多安表现出的民族主义……把他的国家带回六个世纪以前。”

俄罗斯东正教教会发言人也同样严厉谴责。“数百万基督徒的担忧没有被听到。”他说,这一决定表明,“所有要求谨慎处理这一局势的请求都被忽视了”。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摩根·奥塔格斯(Morgan Ortagus)表示:“我们对土耳其政府改变圣索菲亚大教堂地位的决定感到失望。”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则言辞激烈,称这是将这座博物馆“毫不含糊地政治化”。

此外,早在土耳其采取实质行动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就曾表示,美国认为圣索菲亚地位的改变将会削弱这座非凡建筑作为文化遗产的作用。毫无疑问,这一呼吁被无视了。

法国外交部长也表示,法国对“强烈反对(deplores)”土耳其改建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决定。他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个决定让世人对现代世俗土耳其最具象征意义的行为之一产生了怀疑。这个集宗教、建筑和历史珍宝于一体的教堂,是宗教自由、宽容和多样性的象征,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必须得到保护,必须继续代表宗教的多元性和多样性。”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奥德蕾·阿祖莱(Audrey Azoulay)表示,她对土耳其在没有事先与联合国文化机构对话的情况下做出的决定“深感遗憾(deeply regrets)”。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规定,成员国有义务确保对《世界遗产名录》上的遗产做出的任何修改,不会影响其“突出的普遍价值”。

当地时间7月12日,方济各教皇对此事作出表态。据梵蒂冈新闻网报道,方济各教皇对圣索菲亚大教堂改建成清真寺一事“感到悲痛(deeply saddened)”。在梵蒂冈当天举行的周日弥撒活动中,教皇说:“我想到了伊斯坦布尔,想到了圣索菲亚大教堂。我深感悲痛。”

对于来自国际社会的种种压力,土耳其的态度非常明确——如何处置教堂是土耳其的内政。埃尔多安敦促世界各方尊重土耳其的决定,并表示圣索菲亚大教堂“关系到土耳其的主权”。

据半岛电视台7月12日报道,埃尔多安11日在电视会议上表示,自己的决定是在代表国家行使主权权利。埃尔多安称,“那些没有在自己国家采取措施应对极端主义的人,却攻击了土耳其履行主权权利的意愿。”

外媒:埃尔多安此举是为赢取民族主义选民支持

自2005年以来,土耳其政府曾多次试图改变该建筑的地位,将其从博物馆变为清真寺。2018年,土耳其法院还驳回了一个相关申请。但在埃尔多安执政期间,类似声音在土耳其越来越大。

法新社提到,埃尔多安近年来非常重视纪念奥斯曼帝国击败拜占庭的战争,每年都举行盛大的庆祝活动。2018年,埃尔多安本人在圣索菲亚大教堂背诵了《古兰经》的一段经文。

对于埃尔多安决定更改圣索菲亚大教堂用途,英国著名风险评估公司Verisk Maplecroft中东和北非部门主管安东尼·斯金纳(Anthony Skinner)告诉法新社:“该决定意在赢得虔诚的民族主义选民的支持。”

他告诉法新社:“圣索菲亚大教堂可以说是土耳其奥斯曼帝国历史最显著的象征。埃尔多安利用它来巩固自己的政权基础,同时给其国内外对手难堪。”

英国广播公司(BBC)同样认为,改建圣索菲亚大教堂对埃尔多安维护自己选民根基——宗教保守派以及土耳其民族主义者来说很有好处。不过BBC补充,埃尔多安也在利用这个问题来转移国内民众对新冠疫情造成的经济损失的注意力。

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统计数据,截至12日北京时间21点,土耳其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达211981,目前名列世界第15位。死亡病例为5344例,每日新增病例仍维持在1000例以上。

“埃尔多安想利用此机会,来团结他的右翼阵营。”《埃尔多安的帝国》(Erdogan's Empire)一书的作者恰阿普塔伊(Cagaptay)告诉美国政治新闻网Politico,但他认为这种策略不会奏效,“如果没有经济增长,埃尔多安的声望就无法恢复。”

尽管外界对于此事看法不一,许多土耳其人已经开始在圣索菲亚大教堂外庆祝。法新社报道,数百名土耳其人11日举着土耳其国旗聚集在教堂外,高喊“锁链被打破,圣索菲亚教堂重新开放”。

圣索菲亚大教堂由东罗马帝国皇帝查士丁尼一世于532年下令修建。在537年建成后,该教堂成了东罗马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今伊斯坦布尔)的东正教牧首所在地,同时也是东罗马帝国的皇家庆典举办场所。

第四次十字军东征期间,天主教十字军洗劫了君士坦丁堡,圣索菲亚大教堂被当做天主教大教堂使用。到了1453年,奥斯曼土耳其人攻陷君士坦丁堡,灭亡了东罗马帝国,该教堂被奥斯曼苏丹穆罕穆德二世改建为清真寺,并增设了宣礼塔。

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由土耳其国父凯末尔建立的土耳其共和国力推世俗化改革。圣索菲亚大教堂被改建成博物馆,此后它逐渐成为土耳其最负盛名的旅游景点之一,目前已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

 

标签(Tag):XC
评论(28)
ypgxw16ekc
ypgxw16ekc2020年11月1日
位于伊斯坦布尔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将于7月24日以清真寺的形式重新向穆斯林开放,并将圣索菲亚大教堂的管理权移交给土耳其宗教事务国家委员会(Diyanet)。这一举动引发美国、俄罗斯、希腊、法国等国的不满。(智能会计2001 苏章冉2012510144)
nqlcdtoq6d
nqlcdtoq6d2020年11月26日
将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圣索菲亚大教堂改为清真寺是土耳其文化的一种损失,为了转移新冠疫情的注意力和获得民间种族主义的支持将文化政治化是不应该的,这削弱了必须继续代表宗教的多元性和多样性,圣索菲亚大教堂集宗教、建筑和历史珍宝于一体的教堂,是宗教自由、宽容和多样性的象,不应该成为政治的替代品。(公管2001 郑媛媛 2031610131)
jn1fhb3g3w
jn1fhb3g3w2020年11月29日
改建圣索菲亚大教堂对埃尔多安维护自己选民根基——宗教保守派以及土耳其民族主义者来说很有好处。埃尔多安也在利用这个问题来转移国内民众对新冠疫情造成的经济损失的注意力。遗产是世界的,不应成为政治维权的工具。(会计1904 周雅婷 1910410442)
ays8emxnv8
ays8emxnv82020年12月2日
将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圣索菲亚大教堂改为清真寺是土耳其文化的一种损失,为了转移新冠疫情的注意力和获得民间种族主义的支持将文化政治化是不应该的,这削弱了必须继续代表宗教的多元性和多样性,圣索菲亚大教堂集宗教、建筑和历史珍宝于一体的教堂,是宗教自由、宽容和多样性的象,不应该成为政治的替代品。
vnz74x1tfn
vnz74x1tfn2020年12月4日
圣索菲亚大教堂在近1000年的时间里一直都是世界最大的基督教堂。直至1453年,奥斯曼人攻占君士坦丁堡,随后将其改为清真寺。1934年,奉行世俗主义的现代土耳其国父凯末尔将这座建筑又改为博物馆。早在埃尔多安做出正式决定前,希腊等相关国家就奉劝土耳其谨慎行事。英国广播公司(BBC)同样认为,改建圣索菲亚大教堂对埃尔多安维护自己选民根基——宗教保守派以及土耳其民族主义者来说很有好处。不过BBC补充,埃尔多安也在利用这个问题来转移国内民众对新冠疫情造成的经济损失的注意力。(会计2003 郎书远 2010410312)
w1le4sxrvu
w1le4sxrvu2020年12月10日
智能会计2002 姚柳莹 圣索菲亚大教堂,是拜占庭帝国的主教堂,位于君士坦丁堡,有近一千五百年的历史,因巨大的圆顶而闻名于世,乃拜占庭建筑最光辉的代表、东正教的中心教堂、拜占庭帝国极盛时代的纪念碑。 圣索菲亚大教堂是集中式的,东西长77.0米,南北长71.0米,高达54.8米。它是公元532年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一世下令建造的第三所教堂。在拜占庭雄厚的国力支持之下,由物理学家米利都的伊西多尔及数学家特拉勒斯的安提莫斯设计,公元537年完工。1453年以后被土耳其人占领,改建成为清真寺。1935年改为博物馆,1985年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rum8oaxwjn
rum8oaxwjn2020年12月16日
圣索菲亚大教堂是一座历史悠久的教堂,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基督教堂,一直到了1453年,因为奥斯曼人攻占君士坦丁堡,而被迫改为清真寺。后来到了1934年,奉行世俗主义的现代土耳其国父凯末尔又将其改为了博物馆。现如今圣索菲亚大教堂即将改为清真寺,对于那些奉行基督教国家的人来说,自然是非常的不满了。俄罗斯东正教教会发言人对土耳其的决定,更是严厉谴责。如果土耳其不顾各方的谴责,强行将圣索菲亚大教堂改为清真寺,那么,一定会引起国际上的宗教冲突。(英语1901 董津含 1951710130)
aneav1wfcw
aneav1wfcw2020年12月16日
圣索菲亚大教堂,是拜占庭帝国的主教堂,位于君士坦丁堡,有近一千五百年的历史,因巨大的圆顶而闻名于世,乃拜占庭建筑最光辉的代表、东正教的中心教堂、拜占庭帝国极盛时代的纪念碑。圣索菲亚大教堂集宗教、建筑和历史珍宝于一体的教堂,是宗教自由、宽容和多样性的象,不应该成为政治的替代品。将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圣索菲亚大教堂改为清真寺是土耳其文化的一种损失。 人力1901 1910310139 钱诚坤
k85w5u0irq
k85w5u0irq2020年12月16日
圣索菲亚大教堂是一座历史悠久的教堂,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基督教堂,一直到了1453年,因为奥斯曼人攻占君士坦丁堡,而被迫改为清真寺。后来到了1934年,奉行世俗主义的现代土耳其国父凯末尔又将其改为了博物馆。现如今圣索菲亚大教堂即将改为清真寺,对于那些奉行基督教国家的人来说,自然是非常的不满了。俄罗斯东正教教会发言人对土耳其的决定,更是严厉谴责。如果土耳其不顾各方的谴责,强行将圣索菲亚大教堂改为清真寺,那么,一定会引起国际上的宗教冲突。(人力1802 1810310234 夏士洪)
陈颖
陈颖2020年12月19日
圣索菲亚大教堂是集宗教、建筑和历史珍宝于一体的教堂,是宗教自由、宽容和多样性的象征,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必须得到保护,必须继续代表宗教的多元性和多样性。而埃尔多安为维护自己选民根基并转移国内民众对新冠疫情造成的经济损失的注意力决定将它改为清真寺,引起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基督教社会的谴责,这对世界文化是一种损失。(会计2003 陈颖 2010410311)
我来评论
(800字以内)